尋舟逢千山

—REST—
卸载备考打烊。
考完之前我再下回来我就是狗。
有事看置顶。

=许宴/沈时栖。
原id:挽弦宴年


❌不接受一切站外转载❌

封面来自@鸣广陌
置顶来自@璇瑾


祝安。

Rest,


妈的考完之前我再下回来我就是狗。

原置顶。 


看到野哥绿了我就安心了(?)

六月中旬有一篇定时(大概?是那篇破云的后续:)

七月八日也有一篇零点定时



可能网页版诈尸发宣,不常用,有事QQ找

很快很快还有四十来天回来等我日更


谢谢每一个愿意等我的人。


许宴/317。

7.22见。

晚烟含树色:

文梗接力50day-【初宣】



君子无疾且看云行,一言九鼎许余生光阴。

跨越苦夏声声蝉鸣,红豆手链缱绻写你名姓。

转瞬烈火燃尽英灵,硝烟四起扣一枚耳钉。

此情非夏日限定,天光云影见证我,吻你。




staff


策划| @晚烟含树色 

题字| @不问青山醉·𝓪𝓿𝓲 

美工| @平行时空禁止进入 

文案| @沉舟行雲 

特别鸣谢| @国窖陈醋不是1573 &@尋舟逢千山  &绥辞

 

 

 

参与人员


#七月档#

0701:@纸鸢 

0702:@EIKO_ 

0703:@食梦寰历🐊 

0704:@春风不解意.【消失啦】 

0705:@小池春渌 

0706:@潇生 

0707:@维舟山水间_ 

0708:@若水卿安 

0709:@书法不隐 

0710:@群鱼掠鸽 

0711:@北边有条鱼 

0712:@云颓不流 

0713:@夜临 

0714:@国窖陈醋不是1573 

0715:@是谢景行。 

0716:@一股泥石流 

0717:@喂喂喂魏芑蓂 

0718:@極北崇光。 

0719:@晚烟含树色 

0720:@费米悖论 

0721:@落依枝 

0722:@尋舟逢千山-看看置顶印象楼 

0723:@桑榆之妄 

0724:@阿门阿前一颗小阿熙 

0725:@危险渔船号海盗船船长RAY君❤玥子

0726:@八二年的二锅头 

0727:@北雁南归。是帅逼。 

0728:@若盼君兮🍃今天有没有进步 

0729:@一星燃 

0730:@槭妤

0731:@玄沧。 

 

#八月档#

0801:@YD上校 

0802:@周掌柜 

0803:@北极旅客。 

0804:@引觞满酌 

0805:@π先生 

0806:@十更销 

0807:@至清无鱼鱼鱼鱼腩 

0808:@却归 

0809:@焚风效应🍂 

0810:@秋水流光 

0811:@一价钾钠氯氢银 

0812:@Kekelly 

0813:@潮汐锁定 

0814:@沉舟行雲 

0815:@糖霜 

0816:@西州叩路 

0817:@四时即清 

0818:@空山不空 

0819:@非限制性阅读 


7.1—8.19  #文梗接力50day#  

夏天来听点故事吧


【落不下/锐琰】延时享受(я)


·S/////M预警!!雷者慎入!!!注意避雷!!


·全文5k+,是提前送给@沉舟行雲 的生贺,㊗️憨绾生日快乐中考大捷!


● “我们不顾世俗的眼光肆意接吻,以一种想要将对方拆吞入腹的姿态将每一个亲吻都变得疯狂而又血腥。反正我们早就被大多数人认定为阴沟里令人作呕的臭虫,是这个世界上特立独行的异端。”


·走这@不要关注不要给热度! ,小号别给热度么么哒,跟着日期找~


Q:对创作者来说,最高的褒奖是什么?

dbq我第一反应是:

“月亮是最高级别的褒奖”

Q:帅哥宴宴考试加油!爱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lof这个提示真的好不显眼,我刚刚没下滑都没发现呜呜呜呜

狂亲帅哥次次,爱你爱你😘😘😘

【营业悖论/听觉】溺海


·写了我自己很想看的马尔代夫的事后,顺带着把jxgg官宣的那张图的由来写了一下。


·恭喜小悖全文完结🎉,卡团入股不亏!!


·没忍住,极速摸了个🐟。

 


● “在裴听颂看来,方觉夏比任何景色都要美得更加惊心动魄,时时刻刻都在牵动他的心神,因为这是独属于他的风景线,更是他所有的真理之源。”

 

——————————

 

 

  方觉夏是被自己的生物钟叫醒的。

 

  屋内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阳光只能顺着一丁点缝隙悄悄的爬进来。昨晚折腾了半宿,从床上到浴室,又回到床上,最后他被折腾的脱了力,被裴听颂哄着什么话都说了个遍,意识涣散的任由裴听颂摆布,连自己什么时候被清理的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他悄悄红了脸。说起来还是怪他自己主动勾了裴听颂,这个年纪的男孩大多都精力旺盛,裴听颂好不容易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欲望,又被方觉夏勾起来,到了最后也顾不上节制。

 

  方觉夏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想看看时间,结果目光所及之处都没看见手机或者钟表,索性作罢,翻了个身想钻进裴听颂怀里,这会儿才后知后觉的感到了后腰的酸疼。

 

  当然会疼。先不说他本来腰就不好,昨晚又是被按在墙上自己主动抬腿又是被按在浴室里弄,攫取快感过后总会要付出一点点代价,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疼的皱眉,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下一秒裴听颂的手就抵上了他的腰间,动作熟练的给他揉腰。裴听颂显然还没醒过来,只不过给爱人揉腰早已形成了机械记忆,不仅如此,他还微微低头轻轻吻了一口方觉夏的额头,含糊不清的低声哄着。

 

  酸疼的腰被极有技巧的揉着,对方身上的温度隔着布料到了自己身上,酸疼得到了缓解,方觉夏整个人突然心软的不像话。

 

  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裴听颂,只喜欢他方觉夏。

 

  他难得有些孩子气的想着,结果自己被自己的想法逗笑,忍不住轻笑出声。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裴听颂颈周,他迷迷糊糊的惊醒有些困难的掀开眼皮。

 

   “怎么了?”

 

  他的声音暗哑,藏着浓浓的倦意,显然是还没睡醒的模样。这也就是方觉夏,要换了别人吵他睡觉,分分钟祖安小裴在线激情骂人。

 

  方觉夏见他醒了,又往他怀里钻了点。两人的身躯贴在了一块,彼此感知对方身上的温度,像是下一秒就要融化在一起,然后永生永世都不分开。

 

   “裴听颂。”

   “小裴。”

   “听颂。”

   “听…”

 

  没说完的话被裴听颂的一个吻给堵了回去,大早上的男孩子都不太经得起撩拨,所以裴听颂只恶狠狠的轻轻咬了他一口以示警告。

 

   “怎么这么粘人?”裴听颂轻轻勾唇,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欲望。方觉夏现在显然经不起折腾,但是还在这里撩而不知。

 

   “腰疼。”

 

  方觉夏没想着撒娇,但是说出来的话混着鼻音就软和了不少,完全不同于平日清冷的音调,软软的拖长了音,跟撒娇似得。

 

  裴听颂低头在他鼻尖上轻轻咬了一口,又吻了吻他眼角的胎记,手上的力度控制着加大了点,意识逐渐模糊,他低声哄着:“再睡会,嗯?”

 

  方觉夏应了一声,对方按摩的手法让他舒服的不像话,意识也慢慢消散,相拥着沉进甜美的梦乡。


  一室静谧,只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偶尔还能听见室外海浪拍打在岸上的声音。凌一给方觉夏打了几个电话都显示无人接听,极有眼力见的贺子炎直接抽走了他的手机,蔫坏的笑着挂断通话才扔了回去。其他几个瞬间就懂了其中的含义,只剩下迷茫却被强行阻拦的破折号还在妄想叫室友一起吃饭。

 

  没有人忍心打扰这份宁静的美好。等他们再度转醒,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这会儿正是太阳最大的时候, 他们再度交换了一个迟了很久的早安吻,然后一起用餐吃饭,等推开房门,毒辣的日光都温和了不少,于是他们就像最普通的情侣那样,牵着手在沙滩上散步消食。

 

  马尔代夫的大海湛蓝,空气中都混着特有的咸腥味,一行海鸥从海面上腾跃飞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然后消失在天际。太阳快要落山了,与海面胶在了一块,像是要融化在海面上似得。

 

  都说来一次大海,一定要在海边看一次日出日落,看太阳与海洋交织在一块,互相融化,互相吞没。美得惊心动魄,让再浮躁的人在此时此刻都会静下来。

 

  他们十指相扣,看这大自然的旷世美景。浪花拍打着淹过他们的赤足,亲昵的留下一个又一个暧昧的亲吻。冰冰凉凉的让人得以清醒,这才回过神来。

 

  裴听颂率先松手,转而揽住方觉夏的肩把他搂进怀里。在夕阳的映衬之下,他侧首在方觉夏的脸上轻吻,吻过他的脸颊,嘴唇,鼻尖,额头,与胎记。漂亮的小胎记像是被滋润了一样,殷红了不少。

 

  在裴听颂看来,方觉夏比任何景色都要美得更加惊心动魄,时时刻刻都在牵动他的心神,因为这是独属于他的风景线,更是他所有的真理之源。

 

  方觉夏猜到他有话要说,静静地看着远方的夕阳。放松身体施了点力气靠在裴听颂身上,等他开口。

 

   “我听说他们来到海边都喜欢在沙滩上写点什么,”哲理学者说着最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话,认真的像个小孩子:“这样会得到大海的祝福。”

 

  方觉夏没想到他会说这个,愣了会儿,没忍住笑出声:“裴听颂,你还是小孩子吗?这可一点都不像我们暴躁小裴的说话风格。”

 

  裴听颂见方觉夏笑他,低头咳嗽了一声想要掩饰自己此时此刻不好意思的情绪。他也意识到了自己这个想法太傻,刚刚一时上头没想太多,刚想糊弄过去,就见方觉夏蹲了下来。

 

 

  只见方觉夏想了会儿,才在沙滩写下“FJX&PTS”,写完之后又有点不满意,蹲在地上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该怎么修改润色。

 

  裴听颂跟着他蹲下来,画了个爱心把两人的名字圈在里头,然后不知道从哪抽出了一支白色洋桔梗,摆在旁边。


   “你什么时候买的?”

 

  方觉夏有点惊讶,毕竟刚才全程他并没有看见裴听颂离开过自己的身边。但再仔细一算,应当是他吃完饭之后去洗手间的那会儿。

 

  裴听颂没有回答,迅速掏出手机拍了一张,打开微博开始编辑,编辑之后冲方觉夏挥了挥手:

 

   “现在公开怎么样?”他挑了挑眉,笑容是少年特有的张扬:“我想赶紧告诉全世界,方觉夏是我的。”

 

 

——————————

 

-END-



 在这里写小裴想要用这张照片公开的用意主要就是为了和原文形成反差,个人感觉更能反映出两人在之后的变化。

一点点自己的想法,感谢阅读♡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自习】吸引定律(2)


·巫师珩×恶魔清,拖了好久的后续,我感觉我都能把这篇写成一个小长篇了…


·前文 1 


·是送给憨甜的生贺@听风颂雨.  ,突然诈尸出现一下


● 漂亮的恶魔倾身把手上的玫瑰插进他胸前的衣领,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随着他的动作萦绕在鼻尖。夏习清笑着抬头与他对视,距离近的让周自珩只要一低头就能看清夏习清鼻尖上的那颗痣。


  只见他挑了挑眉,眼中含着光,像是在很认真回复他的问题的模样:“因为喜欢你呀。” 


——————————


  自从那次送了画之后,夏习清已经单方面认为他和周自珩成为了朋友。


  没错,单方面。因为在周自珩从小到大的所学到的东西里头,没有一条去告诉他如何与恶魔相处。


  没必要。从小,他就被告知一个道理:恶魔都是自私而又卑劣的。眼下这只恶魔只不过是掩饰的比一般的要好一些。


  或许是因为级别比较高的缘故,再加上除了偶尔对他动手动脚以外并没有干什么别的伤天害理的事,使他无法以合适的罪名对只恶魔下手。


  有些观念是自小就形成的,更何况他们的初遇实在是算不上什么美好的事情。讲道理,不管是脾气再好的人,在刚一认识就收到对方送的半身裸照,心情都不会很好。


  所以,没有直接发怒是周自珩作为绅士最后的善良。


  然而对方得寸进尺,仗着没住多远就时不时的往他这边跑,周自珩大概能猜得出对方的心思,只是这种玩票性质的暧昧让他对夏习清的印象更加差。


  不经意的擦肩,蹭脸,摸手。这只恶魔动用了自己先天出色的能力,妄想引诱标榜正义的巫师坠入陷阱。然而巫师不为所动,最大的反应就是微微勾唇,然后不咸不淡的斥责几句。


 对于这种情况,周自珩顶多只能算得上是有点好奇,毕竟夏习清目的性极强的直奔着他来,总归是有些什么原因,一见钟情什么的,他不信。


  偏偏人家还真是,第一眼就看上了他的皮囊。


  从小到大周自珩就是个求知欲很强的小朋友,如此往复几次,他终是忍不住,寻了个时机问了出来。


  他还记得那天天气很不错,正是日落之际,夕阳垂在西方一隅,揪着身旁的云层层铺向远方,灿烂又绚丽。此时他被烦的不堪其扰,第一次皱了眉,冷声问夏习清为什么总是盯着他。


  漂亮的恶魔倾身把手上的玫瑰插进他胸前的衣领,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随着他的动作萦绕在鼻尖。夏习清笑着抬头与他对视,距离近的让周自珩一低头就能看清夏习清鼻尖上的那颗痣。


  只见他挑了挑眉,眼中含着光,像是在很认真回答他的问题的模样:“因为喜欢你呀。”


  周自珩差点就信了。因为面前这人的脸上难得的流露出几分真挚的神色。夏习清眯了眯他那双好看的眼,眼神里头都仿佛含了几分委屈。他本来就长得就有几分欺骗性,外貌的影响总是很容易让人们产生错误的判断,将他归为弱势的一方。  


  周自珩难得的愣了一下,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夏习清就忍不住轻笑出声,听上去比刚刚的笑声更加真实,可见他是真的被周自珩的反应给逗的不轻。


   “骗你的,”狡猾的恶魔轻轻摇头,难得的诚实。夏习清随手从身上抽出随身携带的画笔,眯着一只眼记下周自珩此时的轮廓,为新的作品做准备,然后漫不经心的说出真正的正确答案:“因为你好看呀。”


  原本态度有些软和的巫师迅速冷了心肠,难得的情绪外泄,抑制不住的冷哼了一声,然后客气而又不容拒绝的把夏习清推出家门,关门前还有模有样的道了声“再见。”


  一系列动作完成的行云流水而又足够绅士,如果周自珩关门的声音小一点的话就更符合他常有的气质了。


  夏习清也不恼,狩猎的过程中需要足够的耐心,年轻的小巫师至少还能对他保持客气的疏离,起码他还能接近他。假以时日,他相信他的猎物会乖乖上钩。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猎物非但没有上钩,还顺着他的鱼竿把他自己带走,顺势将他吞入腹中。


  夏习清随手把手上的草稿折起来,画纸上寥寥数笔勾出了周自珩的轮廓,仅仅是这样粗糙的工艺也很好看。此时此刻,倒是不知道是应该夸夏习清画画技艺高超,还是该夸周自珩好看上相了。


  夏习清刚回自己家待了没一小会儿,过了一会儿又晃悠了出来。这是他的习惯,一到晚上,夏习清就出门四处游荡,有时登上山顶,有时去向海边。只不过终点大概率都会是对门巫师的家,久而久之周自珩都习惯了夏习清的深夜造访。


  当夏习清再一次敲开周自珩家的房门的时候,他突然想,他以前都不知道,原来恶魔也会惧怕阳光,只敢在黑夜出行。


  后来他才知道,夏习清不是害怕阳光,而是惧怕黑暗。


   这时他们的关系其实已经有所改善,因为夏习清在晚归路上救了一个女孩子,虽然周自珩仍然觉得这是他为了接近自己玩的一些小心机,但是态度还是比以前好了不少。


   “小巫师。”一枝玫瑰落在周自珩面前,周自珩习以为常的随手把玫瑰推开到一旁,抬头看向夏习清听他说。


  夏习清对上周自珩的眸子,刚想说些什么,屋内的灯却突然一下子全部熄灭了。


  周自珩依旧淡定的整理手上的东西,黑暗中夏习清的轮廓有些模糊,辨不清具体的模样。对方突然一下子沉默,周自珩也不急,等着对方先开口。


  然而夏习清一直没有说话,而是突然带着急促的呼吸倾身袭向他。下一秒,夏习清吻住了周自珩的唇,如同因干旱而失水的鱼,浅尝辄止的一个吻显然无法轻易满足他的渴求与欲望。


  他还想要更多。


  周自珩被这突然袭击搞的懵了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条湿湿软软的舌妄想撬开他的牙关,他突然惊醒,然后迅速推开夏习清。


   “你干什么?!”周自珩的确是有点生气,但是莫名其妙的掺杂了一些说不清的情愫,他终于难以保持风度,呵斥出声。


  夏习清还是没有说话,隐没在夜色当中。周自珩以为狡猾的恶魔在偷走一吻之后会轻门熟路的踏着夜色离开,他不想轻易放走夏习清,下意识的伸手在虚空中抓了一把,然而就在下一秒,他摸到了一具剧烈颤抖的身体。



   “骗人,”他终于听到了夏习清的声音,低沉暗哑而又控制不住的颤抖,像是在压抑着什么难以忍受的痛苦:“说什么让巫师亲一口就可以不怕了。”


   “假的。”



——————————


-TBC-


 当然是假的,人家哄小孩玩儿的。




关于我


如题。


突然诈尸跑来开个印象楼vanvan(扭捏)


有人理我吗(掰手指)


(别让我糊别让我糊呜呜呜呜)



隔壁憨绾滴印象楼 

可以去找她玩捏~@沉舟行雲 

【将进酒/策舟】策云


·第一次写,好短好菜轻点骂qaq


·算是一个97生贺?和美女拼字的激情产物,果然只有拼字才能激起我码字的斗志(点头)


● “  于是他眼中的颜色除了这翠绿的离北草原,又多了一味独一无二的沈泽川。”


——————————



  天空湛蓝。


  五月的离北已有了几分燥意,偶尔卷来的风都带着几分热浪,就算是有意把身上的衣物减薄,却也好像没什么大的用处。


  沈泽川的身体至今也算不上多好,于是萧驰野盯他便盯的紧,出了门之后就不许他减衣。沈泽川倒也懒得与萧驰野抗争,顺势整日只着一身月色寝衣窝在房里,坐在案前处理一些琐碎的政事。


  萧驰野刚从外头回来,不消侍从帮忙便自个儿挑了帘子进屋。手上搭着一套衣服,右手还握着一根马鞭。


  他径直走到沈泽川身旁,抽走他手上的折子,随手把手上搭着的衣服放到一旁,附身在沈泽川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极轻的一个吻,带着几分温柔缱绻的意味。沈泽川笑着受了,随手拿起放在桌上的帕子给萧驰野擦去额上的薄汗。


  萧驰野吻过之后没有退开,双唇之间不过一指宽的距离。他的兰舟见状含笑嗔了他一眼,那双漂亮的含情眼便多了几分潋滟的春色。


   “兰舟,”他轻声唤道,说话间有意无意的抵着沈泽川的唇,声音带着几分诱惑人心的味道:“二公子带你去跑马。”


  他是离北的狼崽,离北的草原便是他的家。他在这生活了数十载,早就与这方天地融为了一体。


  沈泽川的折子还未看完,昨夜折腾了半宿全身犯懒,听了他这话却忍不住心下一动,原想拒绝,却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


  沈泽川是会骑马的,只是技术不如萧驰野这般精湛罢了。萧驰野邀他共乘一匹马,出了府邸之后发现草场的方圆几里没什么人,想来萧驰野提前做好了准备,索性任由萧驰野去。


  他从萧驰野进门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狼崽今天的心情算不上好,像是郁结在心中许久的情绪再也压不住似的——萧既明曾与他说过,每次一旦萧驰野心情不好,就会来草场上跑马。


  多日未出门,现在他才窥见离北的春色。不像中博江南等地的清婉秀丽,离北的春色是悄无声息的,下了几场春雨,春风过境之后万物生长,原本只能刚没过马蹄的草也不知不觉过了膝。


  萧驰野骑着他的浪淘雪襟,把沈泽川抱上了马之后就不再多言。他把沈泽川紧紧揽在怀里,右手举起马鞭轻轻一甩,鞭子并没有落到浪淘雪襟身上,他抬腿夹紧了马腹,多年的默契让浪淘雪襟很快就明白了主人的意思,载着两人驰向了远方。


  他携着他的兰舟,踏进这离北旷野的风。


  此时此刻的萧驰野是沉默的,他紧紧抱着沈泽川,直到奔出了几里后才稍稍松懈下来,转而将下巴搁在他的肩上,侧首去吻沈泽川的耳垂。他含住那颗红坠子,整个人却乖的不像话,像是受了伤的小狼崽,跑到主人怀里蹭蹭主动接受抚慰。


  沈泽川没有去问发生了什么,他的耳侧除了萧驰野的唇,便只有随着驰骋而呼啸而过的风,这风吹散了身上的燥意。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萧驰野在烦躁郁结之时会想着来跑马了,因为此时此刻眼中没了别的东西,只剩下眼前翠绿的旷野,和呼啸而过的风。


  这和他从前一样,又好像不一样。以前他策马出城只是孤身一人,却在刚刚忍不住带上了沈泽川。


  于是他眼中的颜色除了这翠绿的离北草原,又多了一味独一无二的沈泽川。


  他的兰舟极美,就算常年穿着月色长衫也盖不住他的美丽;他身上所有的颜色都是萧驰野添上的,不管是那红玉坠,还是在情潮波动之时泛红的潋滟春色。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兰舟一笑值千金。只是这般美景也只能让他自己享用,他悄悄藏在怀里,视如珍宝。而在旁人的眼里,沈泽川是踏着血水上位,不择手段的中博枭主。


  浪淘雪襟跨过阻碍,继续奔向无尽的远方。萧驰野突然就轻松了不少,蹙紧的眉头微微松开。


  沈泽川看见了。于是他抬手摸到他的眉间,又在他的头上轻轻揉了一把。他温柔的安慰着他的狼崽,手上微微用力,让萧驰野不得不低头。


  他侧首贴住萧驰野的唇,说了一句话。他说话的声音不大,混着风声更难听清,但是萧驰野却听清楚了:


   “策安,我的策安,我的阿野,”他说:“我在。”



——————————


-END-